建筑继续向高空发展 垂直立体绿化成为必然趋势
2015-11-30
提要:“亚洲地少人多,大城市住房只能向高发展,大厦林立是必然,不管你喜欢还是不喜欢。针对垂直绿化没有进入建筑规范的问题,已经推行垂直绿化多年的厦门市在2010年1月便已经出台了《垂直绿化规范》,屋顶、阳台等垂直绿化便有规可循。

  “亚洲地少人多,大城市住房只能向高发展,大厦林立是必然,不管你喜欢还是不喜欢。”游学美国的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微博 博客),10月18日如此回复一个网友。此前一天,他在自己的微博上贴出“垂直绿化”的哈佛楼,并表示:“立体绿化不仅美化环境,还减少热岛效应。问题是高层、超高层建筑如何有效立体绿化?也许,设立空中花园是未来城市高层趋势。”

  王石所言并非危言耸听。未来建筑继续向高空发展,垂直绿化作为补偿性的绿化方式,必将成为必然。

  即便如此,垂直绿化却未能走上“风光大道”,建造成本和维护成本是制约垂直绿化推广的最实际因素。在他们心目中,垂直绿化更似一个新生代的奢侈品,购买门槛高,使用成本也高,技术含量高,但是稳定性却不够高,再加上尚未大范围推广,大家对于呈现效果也心中存惑。不过在其中,我们也发现,并非所有的垂直绿化都高高在上,屋顶绿化和在建筑外立面培植绿色植物,是目前相对“效果更强,成本更低”的选择,若能在此基础上做些改良,就可使目前尚停留在概念启蒙阶段的垂直绿化,迈出新步伐。

  垂直绿化应形成稳定的“生态系统”

  垂直绿化是什么?这个概念一直在发展。最初,垂直绿化泛指垂直方向上的绿化,后来阳台绿化被纳入其中。近十年来,垂直绿化的内涵被再度延展,科技含量被进一步提高。除了视觉观感的改善之外,垂直绿化还可以通过树叶的不同形态和整体布局过滤空气中的有害灰尘,净化空气,改善城市的热岛效应,创造宜人的微环境,从而建设城市与自然的新型互动关系。

  究竟垂直绿化如何实现?将花盆摆在阳台上,只要能够有好的绿化效果,也是垂直绿化的一种,只不过是最基础的一种。“如果还需要土培和垂直灌溉的,是相对比较低端的技术。”深圳市汉沙杨景观与建筑规划设计院总设计师、董事王锋说。这通常会在距离墙体20-30厘米处,搭建供植物生长攀爬的架子,采用类似于花店花泥那样的基座,并且通过布设的微控系统,定时定量把水分和养分给到位。由于植物在一起也会有竞争,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沉淀,才能够形成稳定的生物链,也是一个独立的微型生态系统。

  已经投入使用的南海意库也正是通过系统内部循环,形成一个独立的微型生态系统,并通过这一系统解决蚊虫叮咬的问题。由于蚊虫卵是在水中繁殖成长,一方面南海意库在环绕建筑的边缘设置了大面积的水域,种上睡莲、放养鱼苗,通过鱼吃掉水中的虫卵或幼虫,后来蜻蜓、壁虎等吃昆虫的动物也逐渐多了起来,达成生态平衡,有效地减少了蚊虫的繁殖。

  被业界誉为垂直绿化鼻祖的著名法国植物艺术家帕特里克-勃朗(Patrick Blanc),同时也是一个微生态的研究者,他发明了种植系统,其中包括一个金属框架、一个10毫米厚的聚氯乙烯层和聚酰胺毛毡。金属框架是固定在墙上,也可以单独使用,它起到固定和支撑植物墙体的作用,并和墙面之间形成一个空气层。聚氯乙烯层铆接到金属框架上起到防水阻根的作用,聚酰胺毛毡固定在聚氯乙烯表面,植物的根系就在纤维里面吸收水分和养分。植物采用种子或扦插的种植方式,每平方米30至100株。通过墙体上方安装的内管滴灌系统负责灌溉,毛毡可以帮助保持水分,这样的“流动”系统可以防止蚊虫滋生。

  对于这样的种植系统,也有人提出反对意见。深圳市城市设计促进中心主任黄伟文直言这种强行令植物平行地面生长的绿化方式,“植物也并不开心”,他认为植物也需要空间,也喜欢摇摇摆摆,而不是这样挤作一团,垂直绿化是在平面绿化已经无路可走的情况下才会采用的极端方式。

  中国垂直绿化尚处于启蒙阶段

  在使用方面,垂直绿化在国外已经并不鲜见,无论是在公共建筑、商用建筑还是民用住宅方面,都已经有不少实践的案例。仅帕特里克-布克兰主笔的垂直绿化项目,便已经遍布全球各地。他负责外墙面垂直绿化的巴黎凯布朗利博物馆,从人行道到房顶天台,整座建筑拥有150个不同种类的15000棵植物,墙壁完全隐藏在绿色植被下;他负责垂直绿化的泰国曼谷模范购物中心,6层楼的建筑从外墙面到内部电梯、扶手、栏杆,都覆盖着热带雨林风情的蕨类、藤蔓、苔藓等植物。目前正在建设中的米兰垂直森林无疑是垂直绿化又一代表作品,两座居住塔楼内容纳1200棵树木,相当于一公顷的森林。

  “目前垂直绿化在中国处于启蒙阶段,连起步阶段都算不上。一个很明显的现象是,很多供应商都会来推荐他们的材料,给设计师做些培训。但是垂直绿化方面的公司至今都还没有来过。”王锋表示,很多设计师,目前对于垂直绿化没有意识,就像一种新的建筑材料,更还谈不上如何使用。同时,他表示优秀的垂直绿化系统需要专业的植物研究人员,对于整个生态系统的物种进行研究分析,不仅要求能够和谐共生,还需要在冬天和春天形成不同的景象,有不同的呈现效果。

  尽管在2010年上海世博会的主题馆里,一堵单面长180米、高26.3米,总面积达5000米的生态墙,超爱知世博会上日本2500平方米生态墙,创下全球已实施最大的垂直绿化墙面记录,然而纵观整个中国建筑界,垂直绿化目前仍多用于公共建筑和商用建筑,真正敢于将其在住宅方面尝试的少之又少。

  深圳1996年便已经提出垂直绿化概念,华侨城较早开展,当时主要是一些建筑物的屋顶绿化和阳台绿化,后来才开始在公共绿地进行大面积的垂直绿化,首先是在深南大道的福田立交和北环大道上的个别立交桥进行试种。在我们进行的这一轮深圳“垂直绿化”大搜索中,也发现确实如此。提起垂直绿化,业内人士所能够想到的依然是华侨城里的停车场,五洲宾馆和怡景中心的屋顶绿化,建科大厦、南海意库等商用物业,唯一被提及的垂直绿化典范住宅——梅山苑,南都记者现场看到尽管此前的示范工程如今依然维护得很好,但是在过去的6年间,屋顶绿化在这个小区却显得寸步难行,至今仍未得到进一步推广。

  成本是制约垂直绿化的重要因素

  建造成本和维护成本高企,是开发商不敢轻易选择垂直绿化的重要原因。“以我们在重庆一个带有微控系统的垂直绿化项目为例,英国公司的报价是一平方米1200美金,还只能使用国内的种子,这个价格已经高过玻璃幕墙等建筑材料,并且后续维护成本也要高出许多。”王锋认为,尤其是维护成本的上升,会导致动态运营成本的增加,进而有可能使得这种原本就需要很长周期才能够成熟的生态绿化系统半路夭折。

  王锋总结,由于垂直绿化本身的建造成本和维护成本都比较高,我们国家的经济水准还远远没有达到这个需求的爆发点。网友“无语南山”表示,去年曾参加过大连一个绿色建筑项目,后来一算经济账,最后还是勉强靠上国家绿色建筑指标了事。

  “开发商希望创新,但是也担心创新出来的东西效果不理想,性价比不高。”王锋认为成本是制约开发商大面积采用垂直绿化的主要原因外,还表示技术和效果的不稳定,也是令开发商难以抉择的因素。

  嘉朗环保认为特别提到技术的成熟和稳定,“本身水就是住宅建造最担心的问题,增加了灌溉系统意味着增加了更多漏水的可能,业主不会因为做了垂直绿化就原谅房屋漏水”。

  除此之外,招商地产策划设计中心主任设计师、绿色地产研发中心总监林武生认为,大家习惯了玻璃幕墙加空调这样现代建筑的元素,“意识”阻碍了垂直绿化的大量出现。究竟垂直绿化能否按照某种标准折算计入绿地覆盖率中去,目前在建筑规范中尚未给出明确的认可,也是市场兴趣不大的因素之一。

  垂直绿化或可从简单做起

  谈及垂直绿化,不菲的费用和复杂的技术,常令建筑师和开发商望而却步,与其这样遥望高标准,不如从垂直绿化中最简单易行的部分做起。

  以更为宽泛的垂直绿化概念来看,屋顶绿化是其中投入产出效率较高的一种方式。深圳市城市设计促进中心黄伟文反对墙体立面意义上的垂直绿化,但是对屋顶绿化却相当提倡,他认为屋顶绿化“效果更强,成本更低”。或者,也可学习南海意库,尽管尚处于“在建筑外立面培植绿色植物”的垂直绿化基础阶段,但是毕竟从这里迈开了垂直绿化的新步伐。

  当然,新建物业如果能在有做垂直绿化的打算,产品设计的整个系统都将其考虑在内,除了垂直绿化的部分之外,还可通过雨水收集系统,将其改造成为灌溉用水。同时,在设置垂直绿化板块时,将其安置在比较容易维护的地方,便于业主自己去维护,都可以节约后期维护成本。

  针对垂直绿化没有进入建筑规范的问题,已经推行垂直绿化多年的厦门市在2010年1月便已经出台了《垂直绿化规范》,屋顶、阳台等垂直绿化便有规可循。同时,厦门市《垂直绿化规范》还明确规定,在今后的城市建设中,公共建筑在设计时就要按规定预留垂直绿化的空间,便于建筑完成之后进行立体的绿化。首先勿论这股风潮里是否有政治的气息,至少垂直绿化中短期内将成为厦门城市规划和建设的主要基调之一。  


来源: